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股票39配资门户网www.jxis.org.cn > 股票39配资门户网www.jxis.org.cn >

股票39配资门户网www.jxis.org.cn 相互宝们给自己戴上“紧箍咒”


点击:130 作者:股票39配资门户网www.jxis.org.cn 日期:2020-04-03 07:58:34

  出品 | 虎嗅大商业组

  作者 | 李玲

   

  近日,浙江互联网金融联合会批准发布了全国首个网络互助团体标准。这是网络互助出现十年后,首次出现的具有普遍意义的行业标准。

   

  此次网络互助标准由蚂蚁金服联合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保险研究所互助保障研究中心等六家机构共同制定。首次提出互助平台的五原则:实名制度、全程风控、审核独立、公开透明,不要资金风险。

   

  该网络互助标准以蚂蚁金服旗下互助平台相互宝的经验为样本,但对于至关重要的资金池问题,并没有按照相互宝的无资金池设定。标准建议:互助平台优先选择无资金池模式,或者在有资金池的情况下,设立相应的资金托管制度,确保资金安全。

   

  资金池即平台储存用户资金的账户,此前监管部门再三强调,网络互助不能沉淀资金池。

   

  “研究人员认为,如果不要资金池太针对相互宝而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蚂蚁金服副总裁、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认为,“把预付费的钱管理好,有托管制度也可以。”

   

  网络互助发展至今,除了相互宝这样有强大后台背书的平台,其他绝大多数互助团体都是预付费模式,即有资金池。

   

  此次发布的行业标准,显然低于监管此前给网络互助的四条红线,而依据大多数平台情况制定的宽松标准,能否让行业变得规范,还需要时间去检验。

  标准诞生

  网络互助在2011年~2016年进入发展期,当时市场涌现了100多家互助平台。2016年12月,银保监会开始对网络互助进行整治,重点治理变相保险业务,比如违规宣传、设立资金池等问题。大批互助平台自此退出。

   

  2018年11月,相互宝出现后,几乎所有的大公司平台都推出类似网络互助的业务,如美团的美团互助与滴滴的点滴相互。

   

  至2020年,网络互助发展有十年,提供低门槛健康保障的同时,也存在平台模式类型多、风控能力参差不齐、缺乏统一标准的问题。例如,目前头部的互助平台中,约50%的平台没有进行实名制,约75%的平台设立了资金池,存在潜在的资金管理、案件欺诈等隐患。

   

  监管缺位使得网络互助行业始终在小范围内浅尝辄止,实名与资金问题也伴随行业发展始终。

   

  此次《互联网金融团体标准》中,归纳的大病网络互助业务相关风险主要包括:互助签约阶段的身份冒用、带病签约等;互助申请阶段的案件造假、信息篡改、医患勾结等;案件调查阶段的审核勾结和调查怠工等;公示分摊阶段的扣款失败和支付失败等。

   

  其中关于风险控制的具体细则有十条,两条针对资金池:

   

  对于预先收费、以资金池形式进行互助金管理的,应建立严格规范的资金托管、监督和备付金制度;

  宜采用后付费、无资金池的互助金管理模式实现资金需求与互助行为的同步,避免预先收费带来的用户资金安全风险。

   

  “到目前为止,网络互助行业没有监管机构进行监管,我相信随着中央2月25日下发的文件,很快会明确网络互助的监管主体。”尹铭称。

   

  首个互助标准在为互助平台提供规范化参考,更大意义在于为未来网络互助行业的监管、政策提供参考。

   

  浙江大学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院长贲圣林也透露,接下来联合会将着手标准的落地,推动其作为网络互助行业未来测试和认证的标准依据。

  为什么是相互宝

  网络互助受欢迎,因为其管理成本相对同类保险保障产品低得多,且达到一定用户量下,可以用科技、技术提升管理效率,降低成本。相互宝用户超一亿,是目前规模最大的互助团体,加上有蚂蚁金服作为技术背书,成为首个网络互助标准的样本并不意外。

   

  “相互宝实名率能达到100%。”贲圣林介绍,相互宝的实名制审核过程涵盖三套体系,第一是支付宝本身的实名制,完全按照金融级实名要求进行,而通过支付宝加入相互宝的用户,还要通过相互宝基于互助计划场景需求的更细致的实名认证。当用户需要救助的时候,相互宝在理赔审核过程中会再进行一次实名认证。

   

  对于资金池问题,“相互宝开始设立规则就已经考虑资金风险的问题,最终选择后分摊机制,因为后分摊机制可以解决资金池问题,运营成本也会相对降低。”贲圣林称,要做到无资金池难度很大,需要技术能力支持。

   

  确定实行后分摊机制后,相互宝把区块链技术引入整个相互宝运营系统中,同时引入第三方审计机构,每季度为一周期进行专业审计,避免资金风险和操作流程操的合规。

   

  “用户信任平台才会不断进行预付费,但如果平台不稳健,预付费产生资金问题,用户就拿不到赔款。”尹铭透露,针对资金风险、欺诈风险、舞弊风险,相互宝设有专门的廉政团队,看公共员是否向用户收取回报,是否有舞弊现象。不过,这些行为都需要标准的定义,这也是网络互助需要一套标准的原因。

   

  此外,相互宝发现,公共员与调查员发生舞弊事件的原因有多种,向用户索贿、从业资格出过问题等。而平台没有从业人员黑名单,无法确定其加入调查员之前,是否在其他行业做过不诚信的事情。因此尹铭希望网络互助调查能够行业联动,建立起从业人员的黑名单共享制度。

   

  “互助是属于基础层次的保障,优势是更具普惠性。”对于网络互助的后续发展,贲圣林觉得,大家还是要搞清楚网络互助是什么,能做什么。

   

  有很多以疾病名称作为互助计划的名字,其本质是医疗互助,网络互助绝大部分产品属于医疗费用的互助,也就是医疗互助。

   

  2019年1月~2020年2月的14个月内,相互宝平均每个月有近650万用户加入。新冠肺炎肆虐期间,医疗保障产品也得到了多于往常的关注。

   

  当然,疫情对用户进行健康保障教育的同时,也在对相互宝产生着影响。

   

  疫期上门查勘影响巨大,其中湖北地区最为严重。用户报案后,上门查勘变得异常困难,医院也基本不接待保险公司的查勘。勘查难度增大导致赔付案例变少,相互宝的每期分摊费用已经从2月初的3.5元左右,降到1.5元。

   

  疫情的意外到来,唤起更多人的风险意识,此次标准发布可谓正逢其时,为网络互助上了一道“紧箍咒”。但监管主体的不确定性,或将为互助行业标准的最终落地,增添些许变数。

原标题:杨安泽真要发钱了!给一千个贫困家庭每家发1000美元

经历管理层涉贪腐被查、三季度业绩放缓后,保利发展(600048)近期正酝酿一场人事变革,40余高管岗位列其中,涉及内部提拔、异地调整等多种动作。

  原标题:多国禁止卖空股票欲遏制暴跌势头,欧洲主要股市大幅高开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