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股票39配资门户网www.jxis.org.cn > 第一股票配资网www.pplg.org.cn >

第一股票配资网www.pplg.org.cn 花4300万进斯坦福的女孩被开除1年后:那笔钱原本能做什么?


点击:56 作者:股票39配资门户网www.jxis.org.cn 日期:2020-04-07 00:23:54

  花4300万进斯坦福的女孩被开除一年后:我想聊聊那笔钱原本能做什么?

  INSIGHT视界

  以下文章来源于Stoooges三士渡 ,作者L君

  Stoooges三士渡留学咨询、美本教育,你想要的应有尽有。个性申请、人生指引,带你去看一方天地。关注三士渡,留学不迷路。

  文 | 主页菌

  From Stoooges三士渡

  微信号:StooogesEducation

  01

  A股上市公司步长制药董事长的千金赵雨思(Yusi “Molly” Zhao),因申请材料作假被斯坦福大学开除已近一年了。

  据多方报道,在去年那起全球闻名的美国大学招生舞弊案中,涉案“灰色中介”的核心人物William Singer所收的最大一笔贿款,就来自于赵雨思的家庭。

  赵雨思的父亲,步长制药公司董事长赵涛花费了650万美元(约合4300万人民币),在这位中间人的帮助下,通过在申请中伪造帆船运动员证书等方式让女儿进入了斯坦福大学。

  事件曝光后,赵父与赵母分别通过律师发表了声明:赵父表示女儿在美留学事宜,纯属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也不会影响到上市公司的正常运营;

  赵母则强调,650万美元系2017年赵家向Singer的慈善基金会捐款的金额,赵家是在看到报道后才意识到遭到了中介的误导,女儿实际上是这起诈骗事件的“受害者”。

  如果650万美元这一数字还不够惊人的话,让我们来看一看赵同学家产的实际规模——

  根据2019年步长制药发布的财报显示:

  2018年公司实现营收近137亿元,净利润近19亿元;

  按目前股价,步长制药市值253亿元,董事长赵涛通过步长(香港)和首诚国际(香港)间接持有步长制药49%的股权,他所持股权对应市值约为127亿元,折合约18亿美元,是650万美元的278倍。

  也许在赵父赵母的视角里,花上650万美元这样的“小钱”并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是花在自己女儿的前途身上,谁会不希望子女“成功”呢?

  谁又会不希望子女能在社会上尽可能地占有对他们有利的一切资源?

  虽然作为家长,他们听取了错误的意见、采取了不甚光彩的方式,但他们一定深知优秀的教育资源,不仅能让做父母的脸上增光,也能让孩子受益无穷。

  从这点上来说,他们和千千万万的中国家长似乎又没什么不同。

  02

  这样的想法随着舞弊案的深入不断浮现,与此同时我也常常忍不住问自己另一个问题,那就是:650万美元到底是多少钱?

  或者说,除了作假和行贿,在今天的留学市场上,650万美元可以意味着什么?

  如果一个家庭选择正常地、积极地辅导孩子,650万美元能买到什么?

  以下便是一些简单的计算:

  650万美元可以为一名留学生支付当今美国本科至少150年的学费。

  或者说,能为至少150名学生支付1年的学费,或为37名学生(一个高中班级)支付本科全部4年的学费。

  按照U.S. News的统计,2019-2020年度美国大学本科的学费,私立大学平均4.1万美元每年,州立大学对本州学生平均收取1.1万美元一年。

  哪怕是地处纽约市,学费向来以贵闻名的哥伦比亚大学,也“只”收取6.2万美元每年,650万美元能助你在哥大“求学百年”。

  650万美元也可以用来交6.5万~13万所美国大学的申请费。

  根据经验,一所美国大学的申请费大约在50~100美元左右,如果按每位留学生平均申请10所大学算,则相当于可以为6500~1.3万名留学生支付当年的申请费。

  这个数字基本能覆盖每年上海或北京全城重点国际学校的留美人数。

  650万美元若用来进行SAT和托福培训,能报至少2000个以上一线城市、顶级机构、10人制左右的“精品班”(按平均每个班课程2万元算)。

  如果想选择人数更少、段位更高的“冲刺班”、“集训班”,也能报至少1000个(按平均每个班课程4万元算)。

  当然,如果想选择土豪玩的“名师一对一辅导”,按市场价1万每小时算,也能足足上4500个小时,24小时不断能上整整半年。

  650万美元可以用于报名2.2万次托福考试(约2000元每次);

  或5.2万门AP科目考试(124美元每次);

  或6.5万次亚洲考场的SAT考试(约100美元每次);

  按著名的香港亚博考场——万人坑的规模,全部坐满可以考上6次,考场一整年的报名费绰绰有余。

  650万美元还能在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城市的各大国际学校中,为一位学生支付150-400年左右的学费。

  在这里,我采用了民办国际学校高中10~20万元/年,外籍国际学校高中20~30万元/年的数字,如果“有幸”读的是一些学费再低一点的公办学校国际部,则就读时长还能再加上个一二百年。

  在我们频频抱怨国际学校学费太贵的今天,这笔钱基本稳超了这些学校一个年级全部学生一年所交的学费。

  另外,假如650万美元真的用来“捐款”,也完全超过了美国大学的捐赠数额门槛,不仅能成功引起大学招生办的注意,甚至还能为目标学校添砖加瓦,盖个楼扩个地,造福无数学子。

  川普当年作为沃顿校友向宾大捐款,后通过“传承录取”的方式让三个孩子进入母校,也不过“只”花了148万美元。当然,捐650万这么多可能会在国内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当年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就因为给耶鲁捐了888万美元,被网友……

  03

  这样的计算还可以无限延展下去。我们可以计算这笔巨额贿款可以抵的上多少留学家庭在孩子身上花费的细致且庞大的费用,我们甚至还可以计算假如这笔钱被用到奖学金、慈善基金上,能资助多少原本上不起大学的学生获得四年的宝贵教育。

  他们当中说不定会有一些人利用这样的机会帮助自己脱离了贫穷,甚至成为下一个改变世界的人。而这样的人也许又能为流浪者提供庇护所,为穷学生提供学费,帮助病患脱离痛苦。

  当然,这样的假设没有多大的意义,我们不能期望所有富豪都去争当慈善标兵。但如果赵雨思的父母仅仅是想让女儿获得充满安全感的生活和富足的余生,他们更应该做的似乎是把钱交给智囊和顾问,为女儿创建一个“养老基金”,确保她能够度过衣食无忧的一生。

  假若他们同时也希望女儿能够拥有优秀的高等教育、快乐的大学生活以及一个漂漂亮亮的学历,那么他们则应该早点开始和真正专业的升学顾问进行交流与沟通,而不是行贿。

  这也是一条适用于几乎所有父母的建议——不管是演员、歌手还是董事长,都应该早早为子女开展有关教育的咨询,这和婚姻咨询、商务咨询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生活中重要的部分画上一些蓝图。而这样的咨询花费,会比打了水漂的650万美元少得多(尽管650万也不过是那金山里的1/278)。

  截止今日,招生舞弊案中的许多受贿人员和父母(比如“绝望的主妇”Felicity Huffman)都已经公开承认了舞弊的事实,并接受了法律的惩罚。

  希望无论这起案件、步长制药和赵家未来的发展如何,这起事件的第一“受害人”赵雨思都能明白那个老生常谈的道理: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用钱买来的。

  或者退一步说,假如这样东西可以用钱买到,也请务必把钱用在合法的、聪明的、划算的获取途径上。

责任编辑:石秀珍 SF183

  巴菲特抄底抄到半山腰!刚增持航空股就急忙割肉,该板块投资今年损失惨重,蒸发454亿!美国航空业成援助无底洞

腾讯网

智通财经APP获悉,周五,在近期原油价格持续暴跌的背景下,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会解决能源行业所面临的问题。

友情链接